当前位置:无锡品悦创意设计养生“东北非转基因大豆“GMO和老美餐桌上的牺牲品
“东北非转基因大豆“GMO和老美餐桌上的牺牲品
2022-12-03

(geneticallymodifiedorganism)转基因生物

大众的印象中是美国大豆,也许少有农民会想那是对身体有危害的转基因大豆。近日有关东北的非转基因大豆受美豆挤压的事件愈演愈烈…

调查获悉,黑龙江曾主打非转基因产品的油厂现在已大量购入转基因进口大豆。黑龙江大豆协会产业发展部负责人王小语说:“除一些小作坊,黑龙江所有大中型油厂全部停产。”黑龙江海伦东源油厂总经理聂孝军表示:“国家如果继续收储大豆,大豆产业链首先将从油厂这个环节溃堤。

因为使用进口大豆生产豆油、豆粕,假设每吨只赚100到200块钱,每斤成本只要1.6元左右。而用国产大豆按目前豆油、豆粕的价格,大豆收购价要控制在每斤1.70元才能不亏本,而实际收购价是每斤1.78元对我们意味着每斤亏8分钱,1吨亏160元。大豆国家收储(国家收储价1.85元/斤)刚推出时,我们按每斤1.85元收亏得更多。”

大豆收储上一些措施的不到位,也导致只有部分豆农受益。何树文是黑龙江黑河市金秋大豆种植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今年这个合作社4000公顷的土地收获大豆8000到10000吨,卖出去的只占20%,其中有一半是卖给了国家收储库。

金秋合作社在黑河市爱辉区,这个区70%的土地种大豆,豆农约有10万人,但整个爱辉区只有一个国家收储点,虽然24小时开秤也忙不过来。何树文说:“排队要排一天,很多人嫌麻烦不愿去。”聂孝军表示,往年到了这个时候,黑龙江的大豆应该有三分之一都已收上来了,但今年可能十分之一都不到。

何树文说:“今年大豆种植成本每斤1.3到1.5元,国家按1.85元/斤收,农民能挣到一点钱。但油厂挣不到钱不愿收大豆,农民手里的大豆还是卖不出去。”

黑龙江饲料企业原来一直是用本地大豆生产的豆粕作为原料,而最近聂孝军了解到,哈尔滨的饲料企业如大北农、普洛米已用转基因大豆加工出来的豆粕作为原料,这些豆粕来自于秦皇岛和大连的外资大豆加工企业。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黑龙江一家民营油厂订购了一船进口转基因大豆,预计为4万~5万吨,此前这家油厂一直致力于非转基因食品的研发与生产。

聂孝军的油厂现在停工了,“厂里库存豆油还有几百吨,豆粕还有几千吨,但每天支付的人工费用、取暖费要10多万元,我们还可以扛几个月,再下去就很难。”聂孝军认为。

目前国内非转基因豆业的现状是:成本上升加工企业忙停产,“国产、进口大豆巨大的差价,不仅使黑龙江大豆在国内原料市场上毫无竞争力,还直接连累以加工当地大豆为主的我省油脂行业。”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会长辉日前表示。据记者了解,目前黑龙江的豆农有大约500万吨大豆积压在手里,卖不出去。

同时,黑龙江的大中型大豆加工企业几乎全部停产。国产大豆价高不好卖据国家粮油信息中心一位专家介绍,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包括农产品在内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暴跌,海运费也出现了下跌。目前,国际大豆从最高6000元/吨下跌到现在的3000元/吨。我国约70%的植物油和大豆依赖进口,其中植物油每年要进口800多万吨,大豆要进口3000多万吨。

进口大豆价格下跌,而国产大豆价格却在上涨。据悉,当前正值国内大豆等农产品集中上市的时节,但由于全球金融危机对全球粮食市场造成影响,国内需求疲软可能将伤及农利益,为此国家陆续颁布了几项惠农策。10月20日,国家出台粮食最低保护价策,委派中储粮公司在东北地区以3700元/吨的价格收购150万吨大豆。这与每吨3000元左右甚至更低的进口大豆相比,价差已接近700元。

“目前大豆种植的成本大致在1.1到1.4元/斤,进口大豆的成本价格几乎与此持平。”黑龙江当地一位农告诉记者,现在国产大豆只有国家储备在收购,油厂都不收了,停产了,导致东北产区农的大量豆子卖不出去。据记者了解,目前黑龙江的豆农有大约500万吨大豆积压在手里。

加工国产大豆企业停产,据悉,受进口大豆低价的挤压,在大豆主产区的黑龙江省,以加工国产大豆为主的大中型大豆加工企业,几乎全部停产。

“九三油脂加工厂现在已经全部停产了,由于国内外价差太大,企业不敢收大豆了。”黑龙江九三油脂集团经营部张部长向记者表示。九三油脂集团从11月15日开始停止大豆的收购,今年开秤以来,其下属油厂仅收购了不足7万吨大豆,占去年同期的30%左右。对于企业如何维持运营的问题,张部长说:“这也是企业的难处。现在企业已经全部停产了,只能等,期盼国家有后续的策和措施出台。”

东北地区“千百合”牌豆油生产商黑龙江明达油脂公司总经理张德毅也向记者表示,由于进口大豆对国产大豆的挤压,该公司在上月就停产了。“现在危机已经很明显,省内购销停滞,只有国储在收购大豆,油厂已经基本全部停工、停产,而大量的本地大豆还积压在农手里。”黑龙江大豆协会产业发展部部长王小语说,“外资控股的油脂企业则大量进口低价大豆,把金融危机对大豆业的打击,转嫁给了国内的企业。”

进口大豆“入侵”产区,一直以来,为保护东北非转基因大豆资源,我国大豆产区内的企业一般采用的都是本地产非转基因大豆,从未采用过进口大豆。而现在,进口大豆却开始进入产区,取代本地大豆。据中国海关总署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1~10月,中国大豆进口总量为3082万吨,比上年同期增长了26%。

据黑龙江明达油脂公司总经理张德毅透露,已经有一部分东北油脂加工企业开始购买进口大豆作为原料,而且港口进口大豆的豆油产品开始进入黑龙江,4000万豆农的利益以及整个产业都将受到威胁。“国家策要是不调整,国内的油厂几乎没有继续生存的空间。”张德毅表示,他现在也只能观望,如果长期价格倒挂的话,也可能考虑采用进口大豆。

据美国农业部农产品出口报告显示,截至11月20日的一周内,在78.16万吨的大豆出口量中,有65.41万吨由中国进口,占美国大豆出口总量的84%。“这对于国家的临时收储策也是一个破坏,大豆产业将演变成完全受进口大豆所控制的局面。”九三油脂经营部张部长认为,东北三省作为非转基因大豆的产区,是国产大豆的主要竞争优势所在,进口大豆进入东北产区,意味着大豆的非转基因原产地资源濒临崩溃,从产业的角度来说,已经很危险。

GMO的入侵已是不争的事实,传统大豆的危机意味着我们最底层的大众正一边食用着有危害的转基因油,一边吃肉的权力正旁落在老美的手里。什么时候卡脖子和剪羊毛只是朝夕之辩!这就是入世给豆农所带来的无法扭转之后果。宣传转基因的非绿色,按单位种豆地面积给农户以补贴,政府是该到出手的时候了!